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榜样引领

爱作“金钥匙”,打开心灵锁

——记博白县特殊教育学校优秀教师何媛琼

文章来源:博白县特殊教育学校 作者:秦海 杜艺 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04日 点击数: 字号:

  博白县特殊教育学校的学生或视力障碍,或听力障碍,抑或智力残障。由于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缺陷,他们大多自卑、内向、胆怯。幸好,他们遇到了好老师何媛琼,她用爱化成一把把“金钥匙”,打开了孩子们心灵中的枷锁,为他们叩开了人生道路上的未来之门。

  爱,点亮盲生的生命之路

  何媛琼最初并不是从事特殊教育的,1996年还是博白县英桥镇杨村小学的一名代课教师。那一年,北京视障研究教育中心在广西实施视残少儿教育“金钥匙工程”,博白县把杨村的视障儿童许志坤作为实施对象,县教委把重任交给了何媛琼。为了做好工作,从未听说过特殊教育的何媛琼参加了县里举办的盲文培训班学习。

  为了更方便地教学和沟通,何媛琼把小志坤接到自己家住宿。可这个年仅10岁的孩子,却因为两年前玩鞭炮被炸导致眼睛残疾而变得悲观消沉,神情呆滞,极少说话,更不要说学习了。何媛琼意识到必须先打开他的心结。

  何媛琼语重心长地教育他失去光明并不代表着失去全世界,鼓励他学习知识,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。在生活上,何媛琼给予小志坤亲切的“母爱”,衣食住行体贴入微。某晚正要吃饭,小志坤却感觉肚子疼痛难忍。当时丈夫在外地,何媛琼顾不上6岁的儿子,背起小志坤匆匆走向2公里外的诊所。看完病天已经完全黑了,一进家门,何媛琼发现儿子已经在饭桌旁睡着了。

  因为还要负责原来班级的教学工作,何媛琼把小志坤接到班上随班教学。放学回家后还要做家务、干农活,可何媛琼每天坚持抽一两个小时额外教授小志坤。由于不是正规的特殊教育科班出身,何媛琼平时一有空,总会钻研盲童教育教学方法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小志坤阳光开朗起来,学习大有长进,能够边摸盲文,边朗读了。在次年的测试中,他每分钟读出27个音节,摸写15个音节,摸读速度超出标准12个音节,成绩惊人。小志坤六年后考上了南宁盲聋哑学校,掌握了一技之长——盲人按摩。如今的他已结婚生子、开按摩店,人生之路越走越“亮”。

  2002年何媛琼被调入成立才5年的县特殊教育学校,成为一名职业特殊教育教师。在这里,她要面对来自全县的多名的盲童。新学期开始,为了让新入学的盲生熟悉学校的环境,何媛琼领着着他们回宿舍、进教室,教他们认路,提醒他们哪儿需要小心。特别是上厕所,何媛琼牵着学生进去,教他们蹲位在哪个位置、离门口几步……一天早上,一个新生水土不服,何媛琼刚把他牵到厕所,学生就拉肚子了,溅得她一身屎尿。回到教室后,同学们纷纷猜测:“老师肯定吃不下早餐了”。何媛琼淡定地说:“没事,我有思想准备”。

  在学校,她总是教师中第一个到校,照看学生穿衣、整理衣被……直到手把手领着孩子走到饭堂、打饭、打水洗澡、洗衣服完毕,才最后一个离校。梅雨天气,学生的衣服很难晾干,她就把它们拿回家洗干净,用电吹风吹干。他们的日常用品没了,她帮买;衣服破了,她帮补;生病了,她就带他们上医院,有时三更半夜,电话铃一响,她就知道学生有事了,总会急匆匆地赶往学校。

  有一次,班上两名学生病了,何媛琼让病情较重的学生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右手推着,然左手牵着另一名学生去看病。路人同情地说:“那女人真命苦!生了两个盲孩,车上驮一个,手里牵一个。”到了医院,当医生了解真实的情况后,很感叹:“老师,您真伟大。”这样的事何媛琼司空见惯,每次都一笑而过。

  爱,唤醒无声的世界

  2008年,因工作需要,何媛琼开始担任聋教数学课,并兼任班主任。这给她提出了新的挑战——学会手语,否则无法传道授业解惑。那年何媛琼年近五旬却知难而进,她向同事请教,向高年级的聋生不耻下问,利用业余时间自学、练习,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了2000多个教学及生活常用手语词语,就连《中国手语》一书中的5000多个词语也大致熟悉了。

  熟练运用手语后,何媛琼在教学和生活上与学生们的沟通交流顺畅了。她像母亲一样照顾着孩子们的学习和生活,班里的学生多是住校的留守儿童,由于远离父母亲人,常常会甚至会彷徨、失落,长此以往会产生孤独感,易怒。为了消除学生的负面情绪,何媛琼经常和他们做游戏、谈心,把爱的阳光洒满他们幼小的心灵。她不定期给买些水果给他们增加营养,买些鸭肉鸡肉给他们改善伙食;利用休息日,带学生逛街、游公园;逢年过节和学生欢度。渐渐地,学生们开始接近她、信任她,逐渐适应并喜爱学校生活。一名叫小君(化名)的女学生对此深有体会,刚入学时,她像大多数同学一样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,害怕不安,通过哭闹和拍打门窗、桌椅来宣泄情绪。小君说什么也不愿意住校,稍有不悦就大哭不止,倒地打滚。何媛琼静静地看着,当小君哭闹累了,就轻轻地帮她擦泪水,换上干净的衣服,掏出早已准备的糖果递给她安抚情绪。何媛琼抱起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,一起看彩色儿童读物,一起在白纸上信手涂鸦,逗她开心。到了晚上,何媛琼又哄她入睡。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星期,小君才终于安心地在校上课、生活。

  爱,为智障的学生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空

  特殊学校还有一部分学生智障。何媛琼现在所带的班级中,中重度的弱智学生占了相当比重。他们自理和自控能力较差,许多有浓浓的体味,有些常常自言自语,哭闹,好动,爱骂人、吐痰给别人,攻击性强。何媛琼却丝毫不介意。每上一节课,她都会弯腰,握着学生的手教拿笔写字,因为哪怕对于3岁正常儿童而言最最简单的数字1,不少六七岁及至更大的智障生也极难写好。何媛琼就这样不厌其烦地手把手示范,日复一日地教学,慢慢地,许多孩子有了进步,不仅能把“1”写好,还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简单的汉字,甚至还会“涂”出几笔简单的画作!

  在生活中,何媛琼也用心良苦。培智班的学生,吃喝拉撒睡都不会,有的挂着鼻涕,有的随时随地把屎尿拉在裤裆里。何媛琼只要见到,总会事必躬亲,帮学生擦鼻涕、洗脸、换洗屎尿裤,尤其是冬天的厚裤子,她更是会动手搓洗、晾晒、折叠。何媛琼会当着学生的面,过做边教,为的就是让学生在大脑中形成条件反射,下次遇到时会处理。

  部分女生进入青春期,来例假,何媛琼会为这些女学生买来生活用品,先是帮她们处理,又慢慢地教会她们如何预判和处置。

  因为培智班的孩子智力有限,何媛琼就毫无怨言地反反复复示范、教授。慢慢地,学生开始模仿、学习,掌握了一些基本的自理技能。不少家长最初认为孩子“傻”,是不可能自行处理的,就帮他们清洗算了。可当家长看到孩子能够自理,甚至可以帮家里扫扫地时,都震撼不已!

  “有了爱就有了一切”,何媛琼老师经常用这句话勉励自己。从教育小志坤至今,她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已经有20年,2017年就要退休了。其间,她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,这些“被上帝咬过的苹果”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,就连亲人都认为他们人生黯淡,可事实上,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凭借着自己的能力,在社会上立足,立业成家生子。那一把把照亮他们人生之路的“金钥匙”,不正是何媛琼的耐心、恒心和爱心化成的吗?

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
更多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